Latest Posts

高等法院法官被裁定「司法抄襲」 (Judicial Copying)
09.17.2023

高等法院法官被裁定「司法抄襲」 (Judicial Copying)

1. 在香港要裁定被告有否「抄襲」是由高等法院法官作出。但要裁定該法官有否「司法抄襲」則是由上訴法庭所作出。

2. 於2023年6月9日,上訴法庭由關法官帶領,三位上訴法庭法官一致裁定 (於上訴案件編號 CACV 225/2021) 原訟庭 (原審案件編號:HCA 600/2014和HCA 595/2014) 陳法官「司法抄襲」,因此原訟庭的判決(該判詞) 被取消,而原訟案則發還重審。原訟案中的當事人 (即原告和被告) 肯定是上訴庭裁決的受害人,因為他們再要花上數百萬的訟費來重審案件。那麼原告和被告可否向陳法官個人或高等法院索償損失呢 (答案見尾段)?

3. 於原訴案中,原告「黃道益活絡油有限公司」控訴被告「星洲藥業」和其關連公司和董事侵犯註冊商標、侵犯版權和影射。所以原訴案是一宗典形的知識產權訴訟案件。以下是涉案產品的 (一部份) 相片︰-

原告產品 被告產品

4. 根據上訴法庭書面判詞第10.2段,該裁判足足有百分之九十八的內容包括字眼是與原告的「結案陳述」相同。亦因為這懼人的數字和其他原因令被告不滿,從而被告於2021年5月6日向上訴法庭作出上訴。根據被告的統計,剩餘百分之二的分別只在於原訟庭法官把原告的結案陳述內的簡稱「P」字變為全寫「Plaintiffs」 (其意思是原告) 和把簡稱「D」字變為「Defendants」 (其意思是被告)。另外更值得一提的是由原審最後正審日 (即2020年8月26日) 直至該判詞頒布日 (即 2021年4月8日) 足足花了 整整8個月來書寫該判詞。

5. 雖然如此,上訴庭亦絕非純由數字作出「司法抄襲」的判詞。事實上,上訴庭亦嚴肅地和深入地探討過該判詞和原告和被告於上訴案的陳述等等才作出判決的。根據上訴法庭判詞,上訴法庭亦考慮過以下重要原因:-

1. 原訟庭法官有否考慮過被告於狀詞中的答辯理由、被告證人於正審證據和被告人律師的書面陳述、

2. 法官是否以獨立、審慎的心態履行了司法職責

3. 適當的補救措施是甚麼,以及重審案件是否適當。

6. 以上可見,香港司法制度有均衡的程序容許受屈人 (即以上案件的被告) 作出申訴。同時香港亦有清楚的法律基礎來裁定原審法官的判決是否適宜。

7. 自2005年至今,「司法抄襲」案只有數宗而已。對知識產權法律從業員來看,類似以上的情況應該僅此這一次。相信再出現的機會不大。自2019年5月起已有以「知識產權」訴訟案件編錄 (即IP List),自始「知識產權訴訟」案件可有專門法官處理。擁有知識產權經驗的專門法官會更能全面地掌握案件和判詞。至於「司法抄襲」這罕有的現象不應該再出現於知識產權案件上。

8. 遺憾的是,以上案中的原告和被告再要花上每邊數百萬昂貴的訟費再次重審。更甚的是雙方的證人又要再次面對被對方大律師盤問的壓力時刻。至於他們能否向涉案法官或高等法院追討損失呢?答案是:不可以。因為根據 Buckley LJ在Sirros v. Moore & Others (中的140A)所述:「現在可以被認為無論從權威上還是原則上,高等法院法官以其作為該法庭法官的身份做出任何司法行為,絕對不用負上個人民事責任」,法官是不需要為判決而要負上個人責任。這也可從公眾利益上可以理解。

9. 世界上沒有完美的司法制度。縱觀香港的司法制度,亦能提供受屈人在法律程序下可申張不公。

10. 若讀者對以上判決有所分享,歡迎聯絡江炳滔律師 (他亦是代表以上上訴程序中的上訴人的律師) 分享。

江炳滔律師事務所
2023 ©

Benny Kong & Tsai © 2023
 

Benny Kong & Tsai, Solicitors

免費索取電子知識產權資訊


    公司名稱

    聯絡人

    電郵

    Benny Kong & Tsai LLP
    Unit 19B, Overseas Trust Bank Building, No. 160 Gloucester Road, Hong Kong
    telephone:(852) 3105 5100
    email: enquiry@bk.com.hk
    Copyright ©2024 BKT.hk All rights reserved.